长城集团陷资金风波:长城动漫、长城影视银行

  3月10日晚,长城动漫发布关于《公司银行账户冻结的公告》的更正公告称,公司3月8日发布的银行账户冻结情况中,经事后审核,发现公告中其中一个被冻结账户中余额描述有误,特此更正。截至 2019年3月8日,被冻结账户的账户余额3334.80元,而非3334.80万元。

  长城动漫表示,上述银行账户冻结金额占公司净资产比例较低,不是基本账户和主要支付账户,暂时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要影响。不构成《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1条所述“公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的情形。

  长城动漫为长城影视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在此之前,长城影视集团所持上市公司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的股权已遭到法院冻结。此外,杭州西湖区法院也裁定,冻结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等的银行存款人民币约1.4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急速扩张后业绩大跌

  作为长城动漫背后的大型企业集团,长城集团过去几年急速扩张。

  据长城影视一份公开资料介绍,长城影视成立于2000年,2011年组建集团公司。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目前已拥有近百家下属公司,资产规模接近百亿元,“这飞跃式的增长,得益于资本市场的充分利用。”

  2014年6月,长城影视率先成为国内A股主板首家影视类上市公司。紧接着,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又于2014年8月控股了第二家A股主板上市公司四川圣达。经过一系列资产重组,将传统落后的煤炭炼焦企业脱胎换骨地改造成为一家动漫企业。随后,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马不停蹄,继续扩展版图,于2015年进行第三次收购,控股了老牌上市公司天目药业。

  持续扩张后,长城集团遭遇逆风。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长城集团旗下长城动漫和长城影视去年业绩均出现大跌。

  1月31日,长城动漫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亿元至4.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74.08%至452.39%。

  长城动漫表示,公司旗下部分子公司业绩对赌到期,公司推行的激励政策在 报告期内未取得理想效果,导致报告期内商誉减值计提数值较大。根据证监会《会 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相关要求,经初步商誉减值测试,预计本 年度公司商誉减值数值区间为2.5亿—3亿。

  根据长城影视发布的2018年业绩情况,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5492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09.08%。“2018年,由于市场环境、融资环境等发生了较大变化,市场融资成本普遍上升,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同比增长。”

   长城影视表示,2018年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胜盟广告有限公司、浙江光线影视策划有限公司、杭州春之声旅行社有限公司等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据悉,公司财务部经初步核算,发现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预计2018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51949.61万元,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2017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利润的306.03%。

  长城影视部分债务逾期

  业绩下跌之外,长城影视集团的资金风波更为市场关注。

  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申请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于2019年1月14日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武威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博览城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41922314.12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经审查,西湖区法院裁定如下:冻结被申请人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武威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博览城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41922314.12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本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据长城影视此前回复交易所公告,2018年受宏观经济环境不稳和金融去杠杆政策影响,大量A股上市公司股价出现持续非理性下跌,企业普遍遭遇资金困境。长城集团近年处于持续扩张发展期,受此大环境影响,目前阶段性负债压力较大。

  3月5日,长城动漫公告,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公司实际控制 人赵锐勇先生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据悉,赵锐勇先生累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为3300000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01%。

  长城动漫表示,本次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先生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暂时不会 对公司的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作为长城集团旗下又一家上市公司,长城影视部分债务已逾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