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汇改:启动三十天 谋划后十年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1∶6.7788,7月19日,北京时间下午5点,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在此点位收盘,较前一日上涨19点。“今天是一个平淡的交易日,一切都很正常。”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对冲基金公司格伦维优资本公司外汇交易员宁伟在一夜等待后语气平淡地告诉本报记者。此刻,他已经从一个月前的那个兴奋状态中冷静下来。

  30天前,6月19日,周六,中国人民银行在其网站上发表“千字文”宣布重启“汇改”。

  6月21日,央行以美元兑人民币1∶6.8275的中间价为此次汇改定下了标底。

  一个月过去了,人民币兑美元共升值487点,升值幅度为0.7%。短短30天的时间,也许仅仅只是此次汇改的一个开端,但是在这一个月里人民币汇率走势所表现出的波动性却有可能为中国未来的汇率机制定下主调。“更加灵活、更加主动是我对人民币二次汇改一个月的所有感受。”宁伟说。

  双向波动 弹性十足

  从此次汇改第一天起,央行要双向调节人民币汇率的决心就已经“暴露”。6月21日,中国外汇中心公布的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并没有因周末的重启汇改声明而下调,与前一交易日持平的6.8275点位立刻令全球投资者只忙于冒进而忽略了领会意图。“我当时只是认为中国央行这样做是为了稳定升值预期所做的姿态,而并不是真正的对汇率机制进行改革。”宁伟说,“在这样的预判下,我做出了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的操作。”至于金额宁伟并不愿意透露,他只是表示他与他的同行们预期汇改第一天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冲破中国央行所规定的每日0.5%的波幅。大量的人民币买盘在90分钟内就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推升至6.82关口,长驱直入的买盘最终将当日收盘价格固定在了6.7975,波幅0.46%,创下继2005年7月汇改以来最大波动。虽未达成目标,但是无限接近的波幅还是激发了投资者的斗志。22日,当央行将中间指导价定在5年最低水平6.7980时,投资者并没有见好就收,6.8000点位成为了他们的滑铁卢。“在中国国有银行入场护盘后,我在21日的账面盈利基本消失并出现浮亏。”宁伟说,“仅仅两天,我就得到了一个教训,真正的双向调节开始了。”除第一天的大幅波动300点打下的基础外,其余4天人民币兑美元只是在正负0.03%的范围内进行了调整。汇改第一周结束,人民币兑美元上涨379点,涨幅为0.53%。

  在汇改第一周里呈现出的人民币双向波动曲线正在成为中国汇率走势的模型。

  6月28日,汇改进入第二周,三跌两涨的表现,延缓了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步伐,170点、0.25%的涨幅成为了这周人民币对美元的成绩单,虽然没有达到第一周的涨幅一半,但是6月30日、7月2日,人民币兑美元的收盘价都先后刷新了汇改记录,两日涨幅分别为0.26%和0.11%,人民币对美元调幅正在被逐渐放宽。

  有上涨就会有回调,此次的汇改时刻在秉持着这样的规律。7月5日、6日,央行连续两天调高美元对人民币的中间价,已经谙熟汇改信号的市场也做出了与之相同的反应,此后三天,市场询价与中间价波幅仅仅在0.04%左右徘徊,最终在汇改第三周,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在连涨两周后以下跌25点收尾。

  经过三周的磨合,人民币汇率与市场的默契度正在达成。7月12日,汇改第四周首日,亮丽的外贸数据为人民币升值增加了压力,正在逐步适应市场的人民币汇率用创下重启汇改以来第四次历史高位的方式释放了这种压力。随后,市场也以一次深度调整为这一轮的四次纪录画下顿号。7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下跌84点。此后连续三天的涨幅并没有再为人民币对美元的上涨做出贡献,7月1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收于6.7769,一周上涨2点,涨幅基本为零。

  “一个月的汇改时间,有上涨,有回调,有趋稳,外汇市场上最常见的三种交易形态都已经出现,中国央行用一个月的时间向市场证明了自己对可控、渐进、灵活的汇率政策的掌控能力,人民币汇率弹性十足。”宁伟说。

  内外压力趋弱

  升值恐难持续

  按照物理学原理,当具备弹性之后,人民币未来的弹跳方向和弹跳高度将由其所受到的压力强度决定。而能影响这种压力强度的因素则来源于内外两个方面。

  “这次汇改重启,两个最强劲的波动时间点都是出现在中国的外贸数据公布之后,从中不难看出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才是人民币能否继续升值的重要依据。”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欧洲所遭遇的主权债务危机以及美国经济有可能二次探底的恐慌都将对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在这种大的外部环境下,人民币升值趋势恐怕很难持续。”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也表达了与陈凤英同样的看法。